星期六, 10月 02, 2010

國王的耳朵是驢耳朵。


國王的耳朵是驢耳朵。

國王的耳朵是驢耳朵。

我對心裡的洞一遍一遍吶喊著。
以為只要埋起來,就能夠忘記。

在意識的邊際,總有些渾沌模糊的意像在緩緩扭動著。
"在它們變得清晰之前必須移開視線!"隱約產生危機感。
"不能看到它們,也不能被它們看到!"
這樣察覺到時通常已經來不及了,

它們直直逼到你的眼前,對你咧開嘴笑。

你已經察覺到了,你跑不掉了。

沒有留言 :